中润盈和(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北汽新能源欲借壳上市: 推行换电模式


  本报记者王欣厦门、北京报道“2018年,我们既要面临可能的补贴退坡和大量市场竞争压力,也有可能面临企业上市的问题。在这些重大事件面前,北汽集团不会临阵换将。”1月9日,北汽集团党委常委、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新能源”)总经理郑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北汽新能源传出高层出走、借壳上市等消息。
 
  当天,北汽新能源还对外公布了2017年的销量业绩。2017年,北汽新能源共计产销103199辆纯电动汽车,占据国内2017年新能源车23%的市场份额,连续第五年位居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第一。
 
  郑刚表示,北汽新能源2018年将以全新EC+EX形成“国民车”组合,重点强化三四线市场普及;全新EU轿车+ET系列SUV重点进入一二线市场;另还将打造400公里以上车型。
 
  此外,北汽新能源与百度等互联网公司达成合作,一起研发自动驾驶与车联网技术;目前双方共同开发的样车将在几个月之内在位于蓝谷的北京无人驾驶示范区开始上路测试,今年年底准商品车将开始投放,选配车型将于2019年开始面向市场销售。
 
  借壳上市很急迫?
 
  “借壳上市这条路应该说北汽集团已经铺好了。目前借壳等同IPO,甚至审批更严,也许北汽又一次运气到了。”1月14日,一位证券行业分析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7年12月27日,S*ST前锋发布公告称,北京首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首创资管”)已同意将持有的四川新泰克数字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新泰克”)全部股权,无偿转让给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汽集团”)。
 
  也就是说,S*ST前锋最大股东四川新泰克持有S*ST前锋41.13%股权,在股权转让完成后,北汽集团将成为S*ST前锋间接控股股东。
 
  “S*ST前锋的股改还没有完成,这反映出北汽新能源上市很急迫,可能想快点把关系走通,另外北汽还要帮其完成股改,另外是赔偿事宜,其中包含一些隐性成本。”上述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在2007年1月23日后,股改问题已困扰S*ST前锋十年之久,如今S*ST前锋的股改方案还迟迟未有新进展。
 
  在S*ST前锋公告中,北汽集团接手后,将继续推进公司的股改工作,并筹划收购北汽新能源等相关资产注入上市公司。
 
  “通过资本市场,把一个企业做大做强,同时提升企业的治理水平,这是每一个企业必须要完成的一项工作。”1月9日,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连庆锋表示。
 
  让北汽新能源独立上市,一直是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当北汽股份2014年挂牌H股时,他们就将新能源业务剥离出北汽股份独立运营,一是当时新能源产业不被看好,怕没市场,只能烧钱;二是他们希望有朝一日,北汽新能源能够单独上市。
 
  目前,北汽新能源A股上市进程已经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据北汽新能源相关人士告诉记者,2018年上半年有望公布结果,如果借壳成功,北汽新能源将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股。
 
  公开资料称,借壳上市等同于IPO标准,需要满足成立三年以上连续盈利的硬性指标。尽管2014年和2015年,北汽新能源分别亏损2.44亿元和1.94亿元,但2016年,北汽新能源首次盈利1.8亿元,可见这个条件北汽新能源暂且无法满足。
 
  也有消息称,由于通过资产置换的方式借壳上市,而非直接IPO,北汽新能源将不受A股新股上市必须满足三年连续盈利的门槛限制,在完成对S*ST前锋的重组股改后,北汽新能源就将启动在A股的增发融资。
 
  北汽新能源首席品牌官胡恩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北汽新能源与传统国有企业整车企业有所不同。“我们内部把北汽新能源比做中国深圳,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北汽新能源被列为体制机制改革试验田,我们一直在突破国有企业管理比较慢、比较散、比较乱或者比较滞后的传统印象,一直在探索现代汽车市场和国际竞争的格局下,我们怎么管理、怎么实现企业在机制上的突破等问题。”
 
  自2009年正式成立以来,北汽新能源2014年3月份实现了股份制改革。目前,从股权结构来看,北汽新年能源是一个多元化的股权结构,在2016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造后,北汽新能源实现A轮融资,除了国有资本,民营资本、跨国资本还有其他领域资本进入新能源板块。
 
  “2017年,北汽新能源实现了一大突破,成为北京市第一批有员工持股的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的企业,我们在B轮融资111.18亿元人民币,一小部分是由企业高管、核心骨干等成员参与员工持股。”胡恩平称。
 
  换电模式将推向全国
 
  在此次业绩分享会上,郑刚表示,北汽新能源以及整个北汽集团都认识到了汽车与出行产业的变化,目前正在从传统制造业向互联网+制造、智慧出行服务商等目标转型。
 
  为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出行的需求,北汽新能源联合各方,缔结“卫蓝生态联盟”与去年年末实施的“擎天柱计划”。
 
  到2022年,“擎天柱计划”预计总投资100亿元,在全国超过100个城市,建成3000座光储换电站,投放换电车辆50万台,梯次储能电池利用超过5Gwh。
 
  计划旨在通过换电和电池再利用技术,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换电站、光伏发电进行深度融合,构建集约、智慧、便捷的绿色出行生态,实现新能源汽车全生命周期能源资源高效利用。
 
  出租车公司单台车收入每月可增加506元,按照5万台换电出租车计算,一年收益超过3亿元,6年收益超过18亿元。出租车司机每月可增加收入254元,一年收益超过1.5亿元,6年收益超过9亿元。
 
  只不过,受制于土地和电力资源的制约,目前换电站依然在市场培育阶段。“投资回报和运营定价有关系,我们目前在市场前期推广阶段,所以价格都很优惠。”奥动(厦门)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裁陈志雄表示。
 
  他告诉记者,自2016年开始,北汽新能源联合奥动、上海电巴,在北京、厦门、兰州、广州四个城市,总计投放超过3500辆换电出租车。
 
  其中,在厦门投放换电出租车近500辆,投运4座换电站,建设中4座;到2017年底,预计将建成8-10座换电站,初步完成岛内换电服务网络覆盖。记者现场走访厦门岛内一所换电站发现,一台出租车完成换电全过程不超过3分钟,而且换电站日换电次数平均290次,最高达到331次;每日补电量近8000度电,而单个换电站理论上日补电量上限为11088度,相当于实现了70%-80%的产能利用。
 
  “首先,合理化网点布局是换电运营成功的基础,其次,优惠电价是换电运营成功的关键,另外,合作共赢是换电运营成功的保障。没有解决这三个问题,没人能够说厦门换电模式是成功的。”胡恩平表示,厦门已经成为一个换电样板城市,其经验可向全国推广。


Go To Top 回顶部